書味網:這里有高分、批評、親情、誠信、感動、感恩、理想、記事、夢想等題材。

秦瓊戰關公

發布時間:2018-12-05 00:00 |  編輯:書味網 | 來源:傳奇故事

戲里有戲

民國那會兒,有個姓張的督軍,貪財又好色。

這年大年初一,正好是十九姨太的生日,張督軍就廣發請柬,連壽宴帶拜年,趁機撈雙份兒禮。他特別愛聽單口相聲,從天津衛請來個叫“窮不怕”的藝人,在堂會上壓軸兒。

誰知,在堂會開始前,張督軍一聽相聲是《千里走單騎》,就發了火,說關爺是他死對頭閻老西兒的老鄉,要窮不怕說“秦瓊戰關公”,而且秦瓊必須贏。為嘛,因為張督軍是山東人,他想讓山東好漢滅掉老西兒的威風。

窮不怕一聽,傻了眼,關公是漢朝的,而秦瓊是隋唐人,哪跟哪啊?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他只好趕緊臨時想轍,不然到時候拿嘛來說啊?

這時,堂會上正在演京劇《雪奔》,看到高衙內搶林沖娘子這一出時,窮不怕心里一亮,這十九姨太不就是姓張的剛從一個手下那兒搶過來的嗎?今兒就拿這戲改巴改巴,好好地惡心他一回!

聽完山東快書《武松》后,該窮不怕上場了。他上臺雙手一拱,說起了單口相聲:

有個戲班子,老板是個摳門兒精,請一個姓張的先生寫了部新戲,先讓戲班子里的人排練,看行不行。戲里講的是嘛呢?

有倆人,分別叫張三和李四,在關爺像前拜過把子。一年,哥倆合伙到外地做買賣,賺了不少錢,年前高高興興往家趕。船過黃河時,誰料這張三卻起了壞心眼兒,為嘛,原來李四的媳婦長得特別俊,張三一直在打她的主意。船到河中間時,機會來了,張三趁李四不留神,一把把他推下了河。回到家后,張三騙李四媳婦說,李四不小心掉進了河里,救上來就不行了。李四媳婦信以為真,哭哭啼啼就把男人葬了。打這以后,張三對李四媳婦噓寒問暖,日子一長,終于如愿娶到了她。

再說這李四,死后一直咽不下這口氣,上閻王爺那兒喊冤。閻王爺一查生死簿,說他是命中注定,沒轍兒。李四不甘心,想到了關爺,年三十晚上來到了關爺廟,跪在大殿上,把自個兒被害的經過一五一十講了出來。

關爺聽后,果然發了怒,打發周倉去把張三抓來,當堂對質。周倉領命,立刻趕到了張三家。他正要推門而入時,卻被兩個身披鎧甲的人給攔住了:來者何人?

周倉抬頭一看,原來是門將秦瓊和尉遲恭。他回答說:奉主人之命,來提拿張三前去關帝廟問審!

倆門將聽后,不同意:俺們今日是被張三請來守門過年的,等過了正月十五再說吧。

到正月十五還得半月呢,這不明擺著是在糊弄人嘛?想到這里,周倉嘛話也不說,提著倆鐵錘,就要硬往里闖。秦瓊手握雙锏,尉遲恭亮出單鞭,同時把住了門。周倉來氣了,掄起雙錘就照秦瓊打來!

聽到這兒,張督軍問管家:“這周倉是嘛人啊?”管家回答說,是給關公扛大刀的。

張督軍一聽,嚷起來:“奶奶的,一個扛大刀的來搗啥亂啊!”

關鍵時刻

兩人戰了幾十回合,秦瓊知道周倉有勇無謀,故意使了個破綻,周倉果然上了當,掄起雙錘砸下來。秦瓊轉身一閃,一個回馬锏打中了周倉,他慌忙棄錘逃回了廟。

關爺一看周倉被秦瓊打傷了,二話不說,提起青龍偃月刀,就直奔張三家而去。到了門口,關爺怒聲問:秦瓊何在?

秦瓊應聲上前:俺就是。你是何人?

關爺答道:我乃五虎上將關云長是也,看打!說完,揮起青龍偃月刀直取秦瓊首級!秦瓊也毫無懼色,雙锏一架。兩個人立刻廝殺起來。

關爺和秦瓊你來我往,一百八十個回合過后,打得是難分難解。尉遲恭擔心秦瓊吃锏短的虧,急忙跳到中間,攔住了兩人,說有話要說,他們才住了手。

尉遲恭勸道:你們照這樣打下去,就是打到初一也難分上下。關云長,我問你,為啥派周倉來捉張三啊?關爺這才把李四告狀的事講了一遍。尉遲恭和秦瓊聽后,不言語了。

關爺見狀,問道:難道你們還想袒護張三?!

尉遲恭十分為難地回答說:張三是該千刀萬剮,可俺們是他請來守門的,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這事不好辦啊……

關爺聽后,說:待我先把那張三抓來,審問清楚后再做主張。說完,命周倉進門去提拿張三。

可周倉卻空手回來,說張三已經死了。幾個人都怔住了。關爺追問:怎么死的?

周倉回答說:剛剛,張三聽到門外有人吵鬧,隔著門縫一瞅,正好聽到尉遲恭說他該千刀萬剮,立馬嚇得魂飛魄散,被活活嚇死了。

既然張三死了,關爺就打算回去告訴李四,卻被秦瓊攔住了:俺和你還沒打出個高低呢。

關爺一聽:那咱們就接著再戰三百回合,看看究竟誰厲害!

兩個人就又開始打了起來。這回他們都使出了渾身的武藝,打得是天昏地暗,日月無光,三百回合過后,卻還是沒決出個勝負來。

此時的秦瓊已體力不支,而關爺卻越戰越勇。秦瓊求勝心切,決定再使一個回馬锏,卻被關爺識破了,趁機忽然來了一招泰山壓頂,青龍偃月刀兜頭就砍了下來。秦瓊慌忙躲閃,就在關爺的大刀離他的頭頂還有一寸時……

說到這里,窮不怕忽然打住不說了,臉色蒼白,在臺上晃悠起來。

張督軍急了,站起來焦急地問:“快說啊,秦瓊咋樣了?”

管家一瞅不對勁兒,連忙跑了過去。不一會兒,他回來說:“督軍,窮不怕說,他有點頭暈,想到后臺歇會兒,再接著出來講。”

張督軍一聽,只好點了點頭,心里卻是火燒火燎,這一刀要是砍下去,俺山東人不就輸給老西兒了嗎?真要是這樣,就把這不識好歹的窮不怕關起來,餓他個三五天!

戲里戲外

回到后臺,窮不怕喝了幾口茶,就又上臺繼續講了起來:

眼看著秦瓊就要被關爺的大刀砍中時,卻忽然聽他哎喲一聲,一個踉蹌,跪倒在了地上。怎么了啊?

開頭講了,這是戲班子在排練戲。原來是演關爺的角兒用力過猛,小腿舊傷復發了。幾個人趕緊把角兒扶著坐在椅子上,緩了半天的勁兒,總算不疼了。

老板一聽,著了急:下面就是戲的高潮了,誰來演啊,一點兒也不關心角兒的傷。角兒一肚子的怨氣正沒地兒出呢,一聽這話,拐著彎兒惡心老板:“這戲是哪位高人寫的啊,只知道圖熱鬧,卻不顧人的死活,這不明擺著是在折騰人嗎?”

老板“嘿嘿”一笑,是張先生寫的。角兒一聽,氣更是不打一處來,說:“張先生,要我說,他就是個大草包,東拉西扯,狼筋扯到狗腿上,就是排了也沒人看!”

誰知,角兒的話卻正中老板心意,為嘛啊?這摳門兒精老板正在琢磨,怎么賴掉寫戲的酬金呢,角兒的話就是個好借口。老板樂壞了,立馬來到了張先生家,把角兒的原話講給他聽。

張先生原以為老板是來送酬金的,沒承想,聽到的卻是一頓臭罵,酬金也打了漂兒,他又氣又急,一口氣沒捯飭上來,就一頭栽倒在地上,怎么啦?活活憋死啦!

誰知,窮不怕這話音剛落,他自個兒也“撲通”一聲,直挺挺地倒在戲臺子上。開始,大伙兒以為窮不怕在學張先生的樣兒,拼命地鼓起掌來。可過了一會兒,卻不見他起來。

臺下的張督軍愣住了,急忙打發管家去瞅。管家過去一瞧,只見窮不怕牙關咬得咯吱響,早就昏死過去了。

張督軍急了眼:“奶奶的,還不趕緊送醫院去救?大年初一要是死了人,這一年都他媽的晦氣!”

一場熱鬧的堂會就這樣在關鍵時刻被攪亂了。回到屋里,張督軍還在惋惜呢,沒聽完“秦瓊戰關公”的相聲,十九姨太忽然走進來,問窮不怕救醒了沒有?他有些不耐煩,說已經救醒了,是餓暈的。

十九姨太接著說:“老爺,這回您可不能輕饒了這窮不怕,他膽子也忒大了!”張督軍愣了一下,問:“咋啦?”

十九姨太聽后,很意外:“我說老爺,您是真糊涂呢,還是沒聽明白啊?窮不怕現編的這個相聲,一直在拐著彎兒罵您吶,合著您連一句都沒聽出來啊?!”

張督軍一聽,細一回想,那李四的拜把子和編戲的都姓張,可不就是在罵自個兒嘛?他氣得暴跳如雷,命副官立刻到醫院,把窮不怕抓來,一槍崩了他。

副官帶人麻溜兒地趕到了醫院,卻不見窮不怕人。一問大夫才知道,他嘛事兒也沒有,早就顛得沒了影兒!

張督軍大年初一唱堂會挨罵的事兒,很快就在濟南府傳開了。老百姓給他起了個綽號,叫草包張。

推薦閱讀:
上一篇:鄉村兩腳夫 下一篇:墨猴
利来w66在线娱乐 - 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.w66.com